密铎凡

来自Whiteverse Library
跳到导航跳到搜索
Midovan.png

密铎凡(Midovan),是密铎凡神权审判庭的主体种族,同时也是枢机法庭的统治种族。

密铎凡人的长相和大部分类人型灵长动物相似,且是雌雄同体的。在太空时代,离开圣地的密铎凡人受现实生活影响,对于性别的认知方向,更多的是个人选择,而不是具体的分类——当然能够记录下来的混血者相当少,所以这部分的问题一直得不到一个明确的答案。

提及的离开圣地的密铎凡人往往被称为“背叛者”,这个名号经过了历史的洗礼,严格来说已经不带有侮辱性,只是在学术讨论中用于分辨处在圣地的和离开圣地的密铎凡人之间的身份区别。

圣地密铎凡人的传统

密铎凡人对于灵能的研究和使用是由来已久、刻入基因的,这体现在他们(暂用此称呼)日常生活中的方方面面,当然这并不是指密铎凡人是唾弃科学和物质的,相反,他们坚持物质和意识的辨证统一。所有密铎凡人都相信,如今的辉煌是建立在物质和意识的统一之上的,两者必须相互成就。这也是很多“背叛者”作为灵能启蒙书籍作者想要表达的主旨,既要学习事物的真实,也要坚持信念的真实——“虽然这样的道理也不一定总是正确的”

在广为流传的密铎凡语歌谣中,记载了一些密铎凡人有关灵能的传统。

作为安多的子民,密铎凡人拥有银河中数一数二强大的灵能,也拥有同等充沛的情感和创造力,密铎凡人学会了用天然的频率调和力量,用统一的信仰束缚充满不善创造力的心灵,这创造了一种注重个人品味和生活质量的稳定社会,每一个人都同时作为社会乐章的一个音符,同时也在创造属于自己的灵能组曲。大部分的密铎凡人在很小的时候便会被送到位于第五圣地的奇迹学院,奇迹学院隶属于和音庭,在和音庭的授意下进行教育。

第五圣地中除了宏伟的学院和图书馆之外,还有密铎凡人引以为傲的“”。“”是一个古老的庞大的系统,没有人详细知道它的来历和体积,它的前端非常小,像是一种类似古琴的乐器,“”会记录演奏者的心路历程,间接对密铎凡的灵能波形进行测验,并在输出端创造一个被称为回响的密铎凡克隆副本。根据测验结果,“”会授予他们掌控对应灵能所需的基因强化。

而后,奇迹学院将会教会他们灵能技巧,艺术素养和最重要的虔诚团结。灵能这难以驾驭的能力无时无刻不在冲击着密铎凡人的精神和社会结构,尤其是困难时期。据说在大吞噬后期,和圣地与母星系隔离的密铎凡人几乎无法形成完整的社会,充满血淋淋的阴谋和纷争。如果没有和谐的灵能音律和虔诚的信仰,个体也很快落入自己过度强烈的负面思维中——虽然在密铎凡社会中本就有很多潜藏的腐化者,后世的回响内战泽末卡岗的陷落便是活生生的例子。

每过一段时间,通常是被称作一曲的七十年,密铎凡人都会前往第五圣地“朝圣”,进入“”进行再调整。对一名密铎凡人来说,每一曲生命通常会专注于单一灵能方向的发展,但每曲之间并不相同,已经过去的曲段中密铎凡人结下的恩仇也会逐渐消散。很少有密铎凡选择不借助“”开始新的一曲人生,因为为那通常意味着寿命的大幅缩短和愈发严重的灵能失控,如果无法及时回到圣地朝圣,在外探索的密铎凡人会请求同伴将其冷冻,“”会修复在不完善的冷冻中造成的损害。

通常,一名密铎凡人最多重置自己六次,之后细胞的老化将不可避免,因此踏入第七曲人生也被视为人生的终结。在第六次重置中,有些密铎凡人将会找回自己所有被“”抑制的情感和记忆,用来总结自己的一生。

遗民战争之前,第七曲中的密铎凡人有些选择踏入群星间的苦旅,为殖民地贡献自己的乐曲和故事,但在密铎凡人与斓族爆发战争之后,所有第七曲的密铎凡长者都被召回圣地,重新武装为战士,奔赴战场。

没人知道密铎凡人全部的秘密,就连他们持续了数个时代的传统对手斓族也必须承认,密铎凡人拥有更源远流长的历史,但对密铎凡史料的考证困难重重——有机会接触到密铎凡人的机会在现世已十分稀少,而其记录的历史和文化,更是被深深地埋藏在其圣地深处。几乎没有可能从如今流传和变迁已久的诗歌中找出真相,更别说这些诗歌都是“背叛者”传播出来的了。

密铎凡人的起源

对于密铎凡人的起源,我们只能从宗教神话中推测一二,他们声称自己由古神安多创造,起源于安多卡岗星系。安多密铎凡语中意味着(雌雄同体的)父亲/母亲,安多的化身便是整个安多卡岗系统的恒星。

安多的化身是由纯粹的灵能——意志之力组成的恒星,即使处在安多卡岗广袤的真空中,密铎凡人仍然能够听到安多那悦耳的脉动旋律,安多的灵能力量直接撕扯着空间本身,让空间中的一切物质振动发声。

安多的荣光曾经照耀所有密铎凡族人,围绕着安多,是银河中有史以来最强大的灵能造物:安多之王座——星河之弦,它的能量能够超越时间与空间的阻碍,冲刷银河最深邃的角落。借助星河之弦的无上伟力,密铎凡人得以在短时间内跳跃到银河的各个角落,也能在安多的庇护下相对安全的进行以不稳定闻名的诸多灵能实验。

在密铎凡人的传说中,密铎凡认为自己是启示的第五章,安多将借助那种族完成祂的旨意,带来一个属于奇迹的世界,所有为之付出努力的种族都会重生,过程便是这样的:

1.佴亚族的诞生

2.第一次大吞噬

3.密铎凡的诞生

4.遗民战争

5.第二次大吞噬(虚空入侵)

6.遗民战争终末

7.新世界

这样的说法在许多文明的神话故事中都有各种版本的记载,也是众说纷纭。虚空入侵遗民战争改变了曾经确信的信仰,异端信仰逐渐发展为主流,无人能够猜测全知全能的安多的真正目的。

在大吞噬和安多卡岗最后的时分,异端迫使统治密铎凡人的和音庭打开了第七行星的屏障,解除了安多卡岗的的防卫,斓族摧毁了虚空和安多,灵能震荡将第七行星推进了深邃幽暗的太空,在第七行星上的和音庭高层和异端领袖无人幸存。当大吞噬时期最杰出的密铎凡领袖离去后,密铎凡的进取精神也随之永远熄灭了。

大吞噬之后,失去了安多的引力,星系中的行星纷纷失去束缚,向银河的各个角落飞去,密铎凡人设法在这些行星从所有感应器中消失之前拦截了其中三枚,但在禁滞区中仍有四枚圣地行星永远遗失了。

密铎凡人不能承受家园的遗失,更不能承受安多的光芒的消散,他们在拦截行星时也拦截了大量的安多核心碎片,将其称为新圣地,并在其周围建立了新的居所,密铎凡族人在完成这一切工作之后,决定将守护安多的遗骸作为世世代代的责任和信条,即便神已经离去,但是终有一天会回归。

密铎凡人对于圣地和遗骸的执着让他们对现世发生的事情都不再关心——有关遗骸的一切除外——他们与一切企图利用安多遗骸的势力势不两立,发誓将要让其从世界上彻底消失。

如果你“有幸”手中持有一份安多的遗骸,那么建议尽快将它使用完毕,否则很快会招来杀身之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