斓族

来自Whiteverse Library
跳到导航跳到搜索
Laun.png

斓族(Laun) 智慧联合(Launaccord)的统治种族。有许多关于斓族人的传说,他们自称为“斓”,意为来自群星的人,这与他们的起源息息相关。在太空时代,斓族人的身影并不多见,他们很少在公开场合出现,或是露面——字面意义上的——斓族人似乎从不在外人面前取下他们的高科技头盔和装甲,这导致有非常多的有关斓族人的长相的传言“不可名状的恐怖”“古神降临”“鱿鱼人”等等。

斓族人的装甲是极具代表性的,因为这代表了太空时代单兵装备的最高科技水平:可以适应几乎任何温度、压强和空气状态(或是真空),而其中最突出的是他们形状诡异的头盔,其外形所暗示的内部结构是让人不敢细想却又难以忍住去想的。

你几乎不可能看到斓族人的身影,甚至这个种族本身的存在在相当多的学术研究中都不被承认,但是,这个被称作“超越者”或是“上升者”的种族在整个宇宙中的影响是贯穿始终的。 斓族自身带有的矛盾性和批判性时刻提醒了我们保持对于事物两面性的警觉和反思,我们可以根据所谓的事实对任何事物随意加以批判吗?也许你有无穷的生命时,答案才是肯定的。————封尼尔民主联邦历史考察所,研究员安东纳·“黑湾”·阿克曼《从斓族宇宙史谈唯物主义辩证法》

斓族的起源

斓族的起源与银河中最古老的诸多存在一样谜团重重,即使是对于他们自己而言也是一样。

在已知斓族文明的早期,尚还处于原始时期的斓族就已经拥有宏伟的自动建筑和微型星门——足以支持不比猴子更聪明的原始斓族跨越星海,被尚还荣耀的侍奉着安多密铎凡文明记录在案。

设备和技术水准的巨大差异造就了荒唐可笑的文明,随便哪名原始猎人都可能在相距三十光年的四颗星球上猎杀十二种不同的食草动物,趁天色尚早返回他那一天只有十七个小时的棚屋中,拿到单分子刃的斓族成了声名显赫的战争酋长,而手握脉冲步枪的便能统御全族。

在这抑或滑稽抑或可悲的原始社会中,斓族文明缓慢的成长着,蒙昧无知的年轻人望向那按照他们身躯打造的辉煌建筑,却无法理解其中的逻辑,只能把那些自动化工业产出的设备当成是神明的赠礼。对古代技术的不解一度让斓族发展出对技术和遗迹病态的崇拜,而文献的缺失也让他们的常规科学发展困难重重,从行星废墟的低语中,他们发展出了属于自己的原始宗教和灵能,并一度将其神化为古代斓族的恩赐,却不知道在短短百年之后,他们就会为那不理性付出代价。

铁面祭司战争证明,斓族直率的本质和无止境的探究精神并不适合操纵需要笃信和沉思的灵能技术。在无数次灵能事故中积累经验之后,铁面祭司战争爆发,毁灭性的原始灵能在战场上交织,狂风骤雨般撕碎斓族士兵的肉体,以及他们脚下的废墟,矗立千年的遗产在战争中化为乌有,古代失落斓族的秘密和重现古斓族辉煌的机会也一同万劫不复。

战争以斓族几乎灭绝为结局。痛定思痛,斓族建立起了新的秩序。再度统一的政府立法禁止了灵能研究,也剥夺了各大教会的权力,古代废墟也一度被保护性的封闭起来,既是为了保护那些濒临毁灭的文化瑰宝,也是为了防止再有斓族学习废墟中的灵能知识。作为灵能技术的代替,斓族选择了在铁面祭司战争前默默无闻的学术力量,后者为了限制个人的权威,避免战争再次爆发发展出相当完善的批判和辨证方法,唯物主义思潮席卷了全斓族,社会阶级也渐渐消失。

科技和政治的进步最终带来了现代斓族称为黄金纪元的发现时代,摆脱了宗教和灵能,也摆脱了个人私欲的桎梏。

依托对废墟的观察和实验,斓族一点一点找回了自己的技术,在几代之间,斓族技术从铁器时代过渡到大规模集中工业,计算技术也在浩如烟海的实验数据中被再度发明,技术狂热也让大部分斓族全面接受了人体改造,并开发出了人体改造的最高阶段——意识上传,作为斓族的超级计算中心,位于泽拉达尔的中枢阵列由数以兆计的神经元微管和光纤网络聚集而成,歌颂着斓族从废墟中获得最热烈的宣言——这一次,斓族将永不遗忘。

尽管因为无法解决人工智能问题,仍有相当一部分的斓族保持自己的肉身,用来探索和繁育后代,但拥抱机械身躯和中央网络已经成为绝对的主流。

以奇迹般的速度,斓族的星舰重回太空,他们束缚恒星收集能量,将整颗行星改造成透明的石英透镜,在星球核心雕刻空间站和舰队,他们第一个将星门建立在气态巨行星上,征服广袤无垠的气旋荒原,将曾经不可能征服的宇宙垃圾变成新的家园。

在数万年前,斓族文明,银河中最夺目的那颗新星,代表理性和公正的全新力量,永远追逐最深奥的科技,它的光辉即将照耀寰宇。

随着工业体系的建立和废墟的完全开放,考古学家试图寻找斓族祖先的历史,却总是扫兴而归——无论那毁灭高等斓族的灾难出自何处,它都彻底抹消了斓族的历史,扫清了每一块纪念碑,每一个斓族大脑和每一组量子芯片上的知识,向前追溯变得毫无可能。斓族学界的主流观点一度认为,斓族族可能在一场星际战争中失败,被迫接受清除全种族的科技和历史,以确保他们再不尝试报复敌人。

斓族与遗民战争

谁曾想到,斓族的坚持不懈没有辉煌的历史作为回报,斓族对历史的好奇只带来了激怒全斓族族的证据。

那些在废墟中指导铁面祭司互相毁灭的灵能设备与古斓族的技术大相径庭,它们不属于那些遗迹,而是用自己的力量撕扯和破坏着遗迹本身。这些灵能设备从来就不是古斓族族人的恩赐,引发铁面祭司战争的技术甚至不出自于斓族之手。

理所当然。灵能,这与一切科学方法相违背,违背一切主宰身躯和思想的物理规律,完全仰赖于思想和文化发展的力量怎么可能自发存在?除了灵能之外从来没有能与科学技术对抗的力量。合理的推测只有一个——灵能本身也不过是更高级科技的一部分,敌人用伪装成灵能的技术产物破坏斓族的科技,建立不理性的信仰,用灵能技术从内部毁灭了古斓族,趁虚而入。 而当时的银河为斓族提供了完美的假想敌——正如日中天的密铎凡人和他们效忠的古神安多。伴随着斓族的探索,越来越多的文明遗迹和其中的灵能,科技浮出水面,唯一将文明建立在灵能基础上的密铎凡人自然成了众矢之的。

重回银河政局的斓族并不愚蠢,即使在密铎凡的监视之下,他们还是找到了复兴的方法,通过他们最擅长的事务——技术,斓族第一个研发出了自学习翻译器,向不计其数的原始文明传递知识和文明。虽声称是为了击退蒙昧落后,创造一个更科学和理性的未来,实际上却是向原始文明中的知识分子兜售武器和人本主义思想,借着这些领先数个世代的技术,受斓族恩泽的科研人员发动政变,统一星球,再加入“恩人”斓族中,接受斓族提供的意识上传和改造,成为斓族军事力量的先遣队。

以科学进步的名义,斓族支持的知识分子犯下了耸人听闻的罪行,把宁静派学阀开发的球状闪电技术赠送给萨库利人,让其弹指之间成为苍白的灰烬;欧达洛人得到了基因编辑所用的万能mRNA,却将其改造成了瘟疫大加传播,最繁华的数座城市只剩鬼魂;作为学识革命闹剧的顶峰,斓族将聚变技术和原子弹拱手送给青铜器时代的森卡族,在几十年间消灭了当地80%的人口,连带毁灭了整个生物圈……

斓族相当清楚给猴子原子弹做玩具的后果,就像他们坚信灵能作为诱饵,密铎凡作为同谋,安多直接施以的诱惑如何险些摧毁刚刚复兴的古代斓族文明。仇恨催促斓族犯下了不理性的大错,时至今日,斓族仍然保存了那称之为愤懑的不理性,痛恨个人的情感,也痛恨科学无法描述的灵能,尽管明知愤懑本就是情感的一部分。

斓族告诉那些新加入斓族的文明,他们的人格已经在中枢阵列得到备份,在战场上,可能死亡的不过是一具机械躯体,但这不过是斓族被愤懑蒙蔽,撒下的弥天大谎:大部分被斓族蛊惑的“上升种族”都只是被装进机械躯体,从未接触过中枢阵列,他们将会在战场上浪费的将会是自己唯一的生命。

在同化或是收买了银河中大部分视密铎凡霸权为眼中钉的文明之后,斓族终于有了发动战争的资本,在中枢阵列的精密计算下迅速闪击密铎凡的仆从……许多年之后,后世的史学家称之为第一次遗民战争,却忘记了当时的斓族的中枢阵列还未沉眠,密铎凡也还荣耀的效忠着安多,这不是旧时代的遗民之间清算仇恨,而是两个全盛文明之间燃遍银河的战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