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苏拉·塞尔马克

来自Whiteverse Library
跳到导航跳到搜索


乌苏拉·塞尔马克
Avatar UNKNOWN.png
别名 -
性别
种族 封尼尔
阵营 封尼尔帝国
出生日期(G.C.) 1771
死亡日期(G.C.) 1872

乌苏拉·塞尔马克(Ursula Sermak)

海安生人,启蒙战争中后期著名的政治家。曾经担任封尼尔共和国第13远征舰队领航员,于银河历1798年瓦斯莫·威深·尼尔沃尔德一同参与了远征舰队的起义并拥护瓦斯莫·威深·尼尔沃尔德复辟,后于银河历1800年成为重新建立的封尼尔帝国皇后。

担任封尼尔帝国皇后期间,乌苏拉·塞尔马克和丈夫瓦斯莫·威深·尼尔沃尔德皇帝相互扶持政治上肃正政府法纪,扶持新兴商人贵族用以均衡传统军事贵族,打压“精神拮抗派”势力,军事上通过游说和武力打击双管齐下瓦解“共和派”支持者,三次在伊比巴尔星系外击败旧封尼尔共和国的讨伐舰队,扩大了复辟的封尼尔帝国的银河领域。

银河历1829年,皇帝瓦斯莫·威深·尼尔沃尔德过世,乌苏拉·塞尔马克赐死夺权的伊多纳·维尔达大爵,驱逐不服从的贵族,实现大权独揽,得以在封尼尔帝国继续推行瓦斯莫·威深·尼尔沃尔德生前颁布的政策。

银河历1872年,乌苏拉·塞尔马克在军舰港顶部的共和国大宫去世。

人物生平

银河历1771年,乌苏拉·塞尔马克降生于封尼尔共和国的“新领土”海安海安自从银河历1666年海安条约》并入封尼尔共和国,便一直接收着来自封尼尔共和国本土的移民,乌苏拉·塞尔马克所属的塞尔马克家族正是其中首批移民的一员。

作为塞尔马克家族当任族长的大女儿,乌苏拉·塞尔马克从小便接受了良好的传统“双子山”文化教育。

银河历1781年,乌苏拉·塞尔马克的弟弟贾米克·塞尔马克出生。

银河历1786年,15岁的乌苏拉·塞尔马克已经成长为一位相貌出众、聪慧睿哲、落落大方的少女,就连海安当地的执政官也夸赞她天资聪颖,称其将来必定会在法学或是哲学领域获得极高建树。而其幼弟则行为恶劣、易怒好斗,常以贵族身份自居,沉迷于虚拟现实设备。乌苏拉·塞尔马克对这位幼弟费尽心思,希望能趁其年龄尚小辅以教育使其回归正道。贾米克·塞尔马克本性并不好骄奢淫逸,只是父母的教育使其性格变得极为具有进攻性,所以当乌苏拉·塞尔马克对他关爱有加时,他并没有排斥自己的这位姐姐,反而非常尊敬她,两人保持着极为亲密的姐弟关系直到银河历1798年

银河历1786年同年,封尼尔共和国宣布从绯陀母星班嘉文全面撤军,远在银河彼方的瓦斯莫·威深·尼尔沃尔德率领第13远征舰队开始回收班嘉文轨道上的技战术装备准备撤军事宜。

银河历1790年,乌苏拉·塞尔马克的父亲塞尔马克家族的族长调任封尼埃克,遂塞尔马克家族全体迁离海安搬往封尼埃克。在抵达封尼埃克后,在庆祝父亲上任封尼尔共和国政府法务大臣的宴会上,19岁的乌苏拉·塞尔马克第一次见到了瓦斯莫·威深·尼尔沃尔德,此时他尚为星间军上将,比乌苏拉大29岁,独身。两人的交谈非常融洽。

 两人一见如故,皇帝陛下和皇后陛下的爱情是顺其自然的,没有隔阂,没有曲折,更没有小说中常会出现的揪心离别桥段。总有人带着对两位英雄人物的爱情故事的期待而来,却在听我描述后失望离去,这种再普通不过的家常爱情当然和他们心目中所提前构想的不符。史书会将两位陛下称为领导人民重塑帝国的伟大英雄,但在这些边边角角中你还能找到他们作为普通人的一面。[1]

在交谈中,瓦斯莫·威深·尼尔沃尔德提到了和乌丹相关的话题。[2]

瓦斯莫·威深·尼尔沃尔德对眼前少女的才能和思维大为敬佩。在宴会结束后,瓦斯莫·威深·尼尔沃尔德便联络乌苏拉·塞尔马克的父亲,恳求将乌苏拉调入他的舰队。作为共和国新任的法务大臣当然不想扫了这位当前正红的星间军上将的兴,而且参军也不失为一条好的出路,尤其对于当时的时代来说。

银河历1792年,乌苏拉·塞尔马克在结束自己封尼埃克皇家学院法学专业的学业后,以文职士官的身份入伍,加入瓦斯莫·威深·尼尔沃尔德领导的第13远征舰队。

银河历1795年,乌苏拉·塞尔马克以优异的在岗成绩升任舰队领航员,24岁便出任舰队领航员这在封尼尔历史上还是第一次,第13远征舰队指挥官瓦斯莫·威深·尼尔沃尔德亲自为其颁发领航员职务章。

银河历1796年,乌苏拉·塞尔马克随第13远征舰队离港前往班嘉文,这本将成为她的首战,在舰队离港前,她请假返回了一次家中并郑重和父母以及弟弟贾米克·塞尔马克告别,这是她最后一次见到自己的家人,在随后的近八十年中她再未回过一次封尼埃克

姐姐……或者说叛徒匪首,随便你们怎么称呼她……她在我心中永远都是姐姐……姐姐最后一次来见我们的时候,表情平淡的吓人,爸妈以为她是在为即将到来的首次实战感到紧张,但我总觉得她那张平淡面孔下还隐藏着什么。
我追出房门,追上她离开的脚步,偷偷问她到底发生了什么,她却只是笑了:“再见,贾米克,要好好学习,不要随便找人决斗了。” 说完她便头也不回地走了。
……我不会忘记那副笑容,没有快乐、却只有无尽悲伤的笑容。[3]

同年10月,第13远征舰队在行抵东北轴星系伊比巴尔进行前哨补给时遭遇识别信号为本国突袭舰的袭击(不明驾驶者)[4],舰队各舰受损严重,第13远征舰队被迫滞留于伊比巴尔星系,等待增援。作为舰队领航员,乌苏拉·塞尔马克因为错误引导被处以禁足惩戒,关在舰队旗舰坚毅号的禁闭室中,期间乌苏拉还接受了多次特务部门的忠诚审查。解除怀疑后,乌苏拉被调离领航员岗位,担任清洁装备责任员,负责操作收放战舰上的自动清洁机器人。

在担任清洁装备责任员期间,乌苏拉·塞尔马克未向第13远征舰队高级指挥层提出过一次申诉,对于自己被调至不重要岗位的现实她始终保持着沉默。纵使如此,对乌苏拉·塞尔马克的不信任依然存在,封尼埃克方面先后于银河历1796年11月18日、11月22日、11月24日和12月1日四次要求第13远征舰队指挥官瓦斯莫·威深·尼尔沃尔德将乌苏拉·塞尔马克送回封尼埃克接受更高级审查,同时催促瓦斯莫·威深·尼尔沃尔德及第13远征舰队继续向班嘉文进军。

 军团长大会银河历1796年10月发生在第13远征舰队的事故并没能形成一个确切且清晰的认知,更可悲的是军团长大会绯陀外交形势的错判,在这种情形下仍旧催促第13远征舰队进军无疑是将舰队推向灭亡。[4]

银河历1796年12月10日,绯陀梅路迦签订攻守同盟条约的消息传到第13远征舰队滞留的伊比巴尔星系,舰队上下一片哗然。12月11日,第13远征舰队司令瓦斯莫·威深·尼尔沃尔德向全舰队下达暂时驻留命令,全舰队就地捕捉小行星投放标准化自动建造模块,并向恒星伊比巴尔发射恒星能量捕捉器以建立自给自足的资源循环系统,事实上在更早的10月26日第13远征舰队旗舰坚毅号便已经将标准化自动建造模块投放至行星阿科文

12月12日封尼埃克的两条命令下达到坚毅号。其一来自军团长大会,军团长们企图将第13远征舰队奇袭班嘉文失败的过错全部归结于乌苏拉·塞尔马克作为领航员的失职,并在命令中多处暗示乌苏拉·塞尔马克的敌对势力间谍身份,命令要求瓦斯莫·威深·尼尔沃尔德将乌苏拉·塞尔马克按照舰队军事法律将其分解。其二来自封尼埃克(自然人)法庭,要求移送乌苏拉·塞尔马克返回封尼埃克。得到命令的瓦斯莫·威深·尼尔沃尔德与乌苏拉·塞尔马克进行过一次私人谈话[5]

12月12日晚,第13远征舰队司令瓦斯莫·威深·尼尔沃尔德无视封尼埃克的两条命令,只回复班嘉文强调需要包括物资和兵力在内的一切增援以期下一步行动。

银河历1797年1月10日,乌苏拉·塞尔马克被解除监禁并调至坚毅号甲板部门任线缆管理员。

银河历1797年5月11日,乌苏拉·塞尔马克第二次调职任坚毅号方舟社会部研究员。

银河历1797年6月30日,第一批来自封尼尔共和国的物资援助抵达伊比巴尔星系。

银河历1797年7月2日,乌苏拉·塞尔马克第三次调职任坚毅号反物质引擎湮灭控制部演算员。

银河历1798年1月8日,乌苏拉·塞尔马克第四次调职任坚毅号投送作战部门政务心理专员。

银河历1797年2月3日,第二批来自封尼尔共和国的物资援助抵达伊比巴尔星系,其中包括大量瓦斯莫·威深·尼尔沃尔德所急需的玄晶原料。

银河历1798年2月27日,乌苏拉·塞尔马克趁瓦斯莫·威深·尼尔沃尔德离开舰队旗舰坚毅号前往德维德视察氢气采集工厂,私下在坚毅号舰桥约见第13远征舰队的高层军事人员[6]

 现在可以确认到场者包括第13远征舰队




⚠该页面未完成归档,数据持续挖掘中⚠

参考资料与注释

  1. 麦林·布雷多克.《〈我的远征岁月〉第二卷注释集》[M], 银河历1868年
  2. 乌苏拉·塞尔马克.《我的远征岁月》[M],银河历1830年,第二卷:17
  3. 贾米克·塞尔马克.《狱中自白书》[M], 银河历1844年
  4. 4.0 4.1 《封尼尔远征军行动报告 代号:伊比巴尔》[R], 银河历1797年
  5. 乌苏拉·塞尔马克.《我的远征岁月》[M],银河历1830年,第二卷:19
  6. 乌苏拉·塞尔马克.《我的远征岁月》[M],银河历1830年,第二卷:21